如何看待和認識習時代的“第三次長征”
發表時間: 2015-01-31來源: 綜合

  個人特質決定了習近平是領航“第三次長征”的不二人選

  老百姓常說兩句話,一是時勢造英雄,一是性格決定命運。這與習近平同志領航“第三次長征”有什么關系呢?且聽我慢慢道來。

  首先,關于時勢造英雄,結合中國的事跡,它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2014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GDP)達到636463億元,按照2014年末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計算,約為10.4萬億美元,成為繼美國之后的第二個“10萬億美元俱樂部”成員。我國經濟總量連續4年位居世界第二,意味著我們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了,除了發展經濟之外,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二是以原子能、電子計算機、空間技術和生物工程的發明和應用為主要標志,涉及信息技術、新能源技術、新材料技術、生物技術、空間技術和海洋技術等諸多領域的信息控制技術革命,即第三次科技革命已經撲面而來,把中國推上了“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境地。

  三是社會發展中出現了經濟發展不可持續、生態環境破壞嚴重、社會矛盾和群體沖突頻發、文化腐敗已經嚴重侵入中國共產黨的肌體等一系列問題,如果解決得不好,面臨著亡黨亡國的危險。也就是說,我國的社會主義政治、經濟、文化建設到了一個關鍵時期,面臨著一著不慎,可能滿盤皆輸的局面。可以說,時代呼喚英雄的出現,習近平同志作為中國共產黨的中央總書記,他必須肩負起振興黨、振興國家的使命和責任。

  其次,關于性格決定命運,結合習近平同志的個人特質,也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家庭環境的影響。作為紅二代,從出生之日起,習近平就受到父輩的影響,天然地關注政治,同時也繼承了中國共產黨的思想和革命傳統,有以天下為己任的責任意識、舍我其誰的使命意識和不怕政治風險的勇敢精神。這些革命的理想、抱負和精神直接轉化成為黨、為國家、為共產主義奮斗的信仰。

  二是個人經歷的影響。從大隊書記、縣長、市長、省長一路走來,習近平始終和人民在一起,他深知人民的渴望和欲求,他深深體會到現行體制機制的優勢和掣肘,在總書記的崗位上,他有思路、有能力、有決心重塑中國和中國共產黨的政治生態。

  三是個人性格的因素。如果用一個字概括,習近平的性格就是“鋼”。鋼是堅韌,是寧折不彎。性格上果斷剛毅,做事追求穩、準、狠。2014年的“打虎拍蠅”行動充分表現了他雷厲風行,敢做敢為的工作作風。“鋼性”的人既不拘小節又勇于承擔,實用性強。他的 “互不否定”和“中國夢與美國夢互通”的觀點讓中國的左右兩派瞠目結舌。對于某些外國人對中國事務指手畫腳的言行,他會直言不諱地提出批評:“有些吃飽了沒事干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饑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么好說的。”這種話語是最能反映習近平性格的。尤其是家庭的熏陶、軍隊及地方工作的歷練,已經把習近平塑造成了一個強硬型的國家最高領導人。

  第三,我們說一個國家的性格與民族特性、社會發展階段有關,與國家主要領導人的性格也有關。

  在國家發展進程中,不可輕視領導人的性格因素,比如我們說美國霸氣,是因為它實力強大,國家領導人說話辦事有底氣。說英國人紳士,是因為這個沒落的帝國已經失去了曾經的輝煌,它的領導人只能跟在美國后面分一杯羹。一個希特勒可以引起一場世界大戰,一個卡斯特羅可以影響整個拉丁美洲,一個毛澤東可以改變整個中國。從這個意義上說,英雄也是造時勢的,領袖的作用可以使一個國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也可以改變社會歷史的走向。

  這就是為什么習近平能夠領航第三次長征的個人特質。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內容,我以為就是以文化為著眼點的漢唐榮光。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面對日新月異的技術進步,面對唯錢是舉、貪腐之風的盛行,惟有文化,才能使我們高尚起來!從理論批判、到思想啟蒙、到集體行動,可以說,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文化長征路徑異常清晰。藍圖已經繪就,讓我們踏上征程。

  此時此刻,我們可以說,習近平同志正帶領著中國共產黨人,為了實現民族復興的偉大夢想,行進在第三次長征——文化長征的征途中!

  馮程平 傳統文化學者,作家,湖北建始縣土家族銅錢壩村山人。常用名馮才平、馮成略、馮成平、馮承平,昵稱太陽哥哥。著有《堂堂正正一輩子》《家風正國風清:聽爺爺奶奶聊家風》《紅色管理》《黃色管理》《藍色管理》《管理治國》《勝經》《領航》,《第三次長征》(即將出版)等著作。出品《豐碑——中國共產黨80年奮斗與輝煌》、《奧林匹克宣言》、《佛教倫理》、《同舟共濟》等文化精品。(馮程平)

  “中國夢”就是要復興漢唐榮光

  政治綱領的問題明確了,那么具體要復興哪些東西呢?也就是我前面說的客體問題,就是復興的內容是什么?我以為,“中國夢”就是要復興漢唐榮光。什么是漢唐榮光呢?它有哪些內容和表現呢?讓我們回顧一下歷史。

  首先,我們看看漢代的胸襟,漢代和大約同時期的羅馬帝國并列為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文明及強大帝國。

  在我國歷史上,漢代是科技與文化發展非常輝煌的一個時期,到現今,“漢人”仍為多數中國人的自稱,而華夏族逐漸被稱為“漢族”,華夏文字亦被定名為“漢字”,在這一時期,儒教、佛教、道教交相輝映,成為影響中國人民精神生活的大事。西漢所尊崇的儒家文化成為當時和日后的中原王朝以及東亞地區的社會主流文化。張騫、班超出使西域,開辟了著名的“絲綢之路”,因為有著雄厚的經濟、軍事基礎,所以“北絕大漠、西逾蔥嶺、東越朝鮮、南至大海”的廣袤國土奠定了現今中華的版圖,尤其是漢武帝時期,出現了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次鼎盛局面。

  在漢代,每個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衛青作為平陽公主家的一名騎奴,憑借個人才干深得武帝信任,七征匈奴,尤其是漠北之戰擊潰了匈奴在漠南的主力,使其十幾年內再無南下之力,衛青也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將軍。滿清重臣曾國藩曾對此評價道:衛青人奴,拜將封侯,身尚貴主。此何等時,又可以尋常行墨困奇倔男子乎。“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這是大漢帝國發出的時代強音!。

  其次,我們再看看唐代的氣度。唐代與阿拉伯帝國并列為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文明及強大帝國,聲譽遠揚海外,與東亞、東南亞、南亞、西亞和歐洲國家均有往來。

  唐代以后海外多稱中國人為“唐人”。比如現今美國紐約的“唐人街”,就來源于此。唐代的科技、文化、經濟、藝術極其繁盛,尤其是與進居塞內的各個民族形成了一個空前的、交流融合環境,形成了兼容并蓄的社會風氣。唐代借由羈縻制度控制了回紇、契丹等北方民族,調度漠北地區的突厥諸部軍隊攻打西突厥、高句麗,并且讓南詔、高昌、龜茲、吐蕃、新羅、渤海國和日本等國家吸收唐朝的文化與政治體制。

  在唐代,“人生出彩”的機會更多地體現在文學、藝術、科技等方面。李白、杜甫、白居易是燦若星河的詩人的杰出代表,唐詩成為中國古詩不可逾越的巔峰。美術、壁畫、雕刻、書法等藝術領域出現了眾多的傳世精品和名師大家,天文、醫藥、造紙、印刷、紡織等科學技術通過阿拉伯地區遠傳到西亞、歐洲,使得唐代成為中國歷史上向周邊國家進行文化與技術大輸出的時期,在此過程中唐代亦從外族文明汲取了諸多特色并融合成唐代文化的一部分,形成了開放的國際文化。開元盛世被認為是中國歷史上出現的第二次鼎盛局面。

  唐代的宗教政策也比較寬容,中國傳統的兩大宗教——道教和佛教都有較大發展。玄奘法師在翻譯佛教經典時大量吸收了道教術語,佛教經典的大量翻譯以及中國僧人自身思想體系的逐漸成熟使得佛教得到了穩固并不斷發展,中國佛教的各主要宗派大多在此時期形成或成熟。其他宗教如伊斯蘭教、景教(基督教聶斯脫利派)和祆教也隨著國際交流傳入中國。

  唐代與世界許多國家的文化交流非常頻繁。唐代同阿拉伯地區的友好往來,使得綠寶石、胡椒、伊斯蘭教先后傳入中國。日本與唐朝來往密切,先后派遣了13次遣唐使到長安學習。日本孝德天皇效法唐制,走向中央集權。參考《唐令》寫成《大寶令》法典,遵照長安城布局規劃平安、平城二京。日本文字平假名和片假名也都是分別從中國的草書和楷書部首演變而來。鑒真和尚東渡日本,促進了中國文化向日本的流傳以及佛教在日本的興盛,以至于今天有了去日本看唐文化的趣談。

  漢唐兩代是中國古代史上強大帝國的代表時期,國家政治清明、經濟發達、軍力強盛,尤其是開放、多元的文化讓中華文化聲名遠播。我們知道,在古代,政權更迭頻繁、國家間經濟和軍事力量的強弱演變十分迅速,相對而言,惟有文化、惟有教化的力量,才能讓人實現心理的強大,進而實現國家的強大。關于這一點,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元代、清代統治者從對漢文化排斥、到接受、到發展、傳播的過程,也是逐步實現國家的發展、穩定和強大的過程。

  和平發展是需要資本的,對于當代中國而言,這個物質資本就是我們國家的GDP總量已經連續4年位居世界第二,有了一定的實力;精神資本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建設有中國特色的共產主義、進而實現共產主義社會的理想。具體到現階段,就是從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入手,依托文藝的引領作用來推動文化革新和科技創新,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

  第三,為什么用復興這個概念呢?

  讓我們把目光轉向世界。重新來認識一下 14世紀中葉至17世紀初在歐洲發生的思想文化運動——文藝復興。文藝復興的背景是怎樣的呢?經濟上,隨著工場手工業和商品經濟的發展,資本主義生產關系逐漸形成;在政治上,民族意識開始覺醒,民眾表現出了要求民族統一的強烈愿望;在文化藝術上,新興資產階級認為中世紀文化是一種倒退,而希臘、羅馬古典文化則是光明發達的典范,力圖復興古典文化——而所謂的“復興”,實質是一次對知識和精神的空前解放與創造,是資產階級的思想解放運動。無論是“人文主義”的興起、空想社會主義的出現,還是近代自然科學的發展,科學文化知識的傳播等等,這一系列的重大事件,與其說是“古典文化的再生”,不如說是“近代文化的開端”;與其說是“復興”,不如說是“創新”。可以說,歐洲“文藝復興”是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的一個偉大轉折。對此,恩格斯曾經評價道:“這是一次人類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最偉大的、進步的變革,是一個需要巨人而且產生了巨人——在思維能力、熱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藝和學識淵博方面的巨人的時代。”

  文藝作品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實現“兩個100年”的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文藝的靈魂作用不可替代。如果我們結合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同志在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精神。文藝是鑄造靈魂的工程,文藝工作者是靈魂的工程師。好的文藝作品就應該像藍天上的陽光、春季里的清風一樣,能夠啟迪思想、溫潤心靈、陶冶人生,能夠掃除頹廢萎靡之風。廣大文藝工作者要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旗幟,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生動活潑、活靈活現地體現在文藝創作之中,用栩栩如生的作品形象告訴人們,什么是應該肯定和贊揚的,什么是必須反對和否定的,做到春風化雨、潤物無聲。要把愛國主義作為文藝創作的主旋律,引導人民樹立和堅持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文化觀,增強做中國人的骨氣和底氣。”“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精神命脈,是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也是我們在世界文化激蕩中站穩腳跟的堅實根基”,我們要好好體會一下講話精神,這樣就能夠更加深刻地理解“中國夢”、第三次長征的內涵了。

  個人特質決定了習近平是領航“第三次長征”的不二人選

  老百姓常說兩句話,一是時勢造英雄,一是性格決定命運。這與習近平同志領航“第三次長征”有什么關系呢?且聽我慢慢道來。

  首先,關于時勢造英雄,結合中國的事跡,它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2014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GDP)達到636463億元,按照2014年末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計算,約為10.4萬億美元,成為繼美國之后的第二個“10萬億美元俱樂部”成員。我國經濟總量連續4年位居世界第二,意味著我們有一定的經濟實力了,除了發展經濟之外,可以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二是以原子能、電子計算機、空間技術和生物工程的發明和應用為主要標志,涉及信息技術、新能源技術、新材料技術、生物技術、空間技術和海洋技術等諸多領域的信息控制技術革命,即第三次科技革命已經撲面而來,把中國推上了“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境地。

  三是社會發展中出現了經濟發展不可持續、生態環境破壞嚴重、社會矛盾和群體沖突頻發、文化腐敗已經嚴重侵入中國共產黨的肌體等一系列問題,如果解決得不好,面臨著亡黨亡國的危險。也就是說,我國的社會主義政治、經濟、文化建設到了一個關鍵時期,面臨著一著不慎,可能滿盤皆輸的局面。可以說,時代呼喚英雄的出現,習近平同志作為中國共產黨的中央總書記,他必須肩負起振興黨、振興國家的使命和責任。

  其次,關于性格決定命運,結合習近平同志的個人特質,也體現在三個方面。

  一是家庭環境的影響。作為紅二代,從出生之日起,習近平就受到父輩的影響,天然地關注政治,同時也繼承了中國共產黨的思想和革命傳統,有以天下為己任的責任意識、舍我其誰的使命意識和不怕政治風險的勇敢精神。這些革命的理想、抱負和精神直接轉化成為黨、為國家、為共產主義奮斗的信仰。

  二是個人經歷的影響。從大隊書記、縣長、市長、省長一路走來,習近平始終和人民在一起,他深知人民的渴望和欲求,他深深體會到現行體制機制的優勢和掣肘,在總書記的崗位上,他有思路、有能力、有決心重塑中國和中國共產黨的政治生態。

  三是個人性格的因素。如果用一個字概括,習近平的性格就是“鋼”。鋼是堅韌,是寧折不彎。性格上果斷剛毅,做事追求穩、準、狠。2014年的“打虎拍蠅”行動充分表現了他雷厲風行,敢做敢為的工作作風。“鋼性”的人既不拘小節又勇于承擔,實用性強。他的 “互不否定”和“中國夢與美國夢互通”的觀點讓中國的左右兩派瞠目結舌。對于某些外國人對中國事務指手畫腳的言行,他會直言不諱地提出批評:“有些吃飽了沒事干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饑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么好說的。”這種話語是最能反映習近平性格的。尤其是家庭的熏陶、軍隊及地方工作的歷練,已經把習近平塑造成了一個強硬型的國家最高領導人。

  第三,我們說一個國家的性格與民族特性、社會發展階段有關,與國家主要領導人的性格也有關。

  在國家發展進程中,不可輕視領導人的性格因素,比如我們說美國霸氣,是因為它實力強大,國家領導人說話辦事有底氣。說英國人紳士,是因為這個沒落的帝國已經失去了曾經的輝煌,它的領導人只能跟在美國后面分一杯羹。一個希特勒可以引起一場世界大戰,一個卡斯特羅可以影響整個拉丁美洲,一個毛澤東可以改變整個中國。從這個意義上說,英雄也是造時勢的,領袖的作用可以使一個國家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也可以改變社會歷史的走向。

  這就是為什么習近平能夠領航第三次長征的個人特質。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內容,我以為就是以文化為著眼點的漢唐榮光。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面對日新月異的技術進步,面對唯錢是舉、貪腐之風的盛行,惟有文化,才能使我們高尚起來!從理論批判、到思想啟蒙、到集體行動,可以說,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文化長征路徑異常清晰。藍圖已經繪就,讓我們踏上征程。

  此時此刻,我們可以說,習近平同志正帶領著中國共產黨人,為了實現民族復興的偉大夢想,行進在第三次長征——文化長征的征途中!

  馮程平 傳統文化學者,作家,湖北建始縣土家族銅錢壩村山人。常用名馮才平、馮成略、馮成平、馮承平,昵稱太陽哥哥。著有《堂堂正正一輩子》《家風正國風清:聽爺爺奶奶聊家風》《紅色管理》《黃色管理》《藍色管理》《管理治國》《勝經》《領航》,《第三次長征》(即將出版)等著作。出品《豐碑——中國共產黨80年奮斗與輝煌》、《奧林匹克宣言》、《佛教倫理》、《同舟共濟》等文化精品。(馮程平)

責任編輯: 和諧中國網
微信捕鱼达人h5怎么充值 福建22选5开奖 秒速时时彩个位计划 秒速时时开奖号码 超级重生之足球巨星 北京pk视频直播 河北11选5任3技巧 澳洲幸运5历史开奖 任九最新一期奖金18098 多屏互动客户端下载 3d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十一选技巧 澳洲幸运5稳赢办法 重庆时时20分钟一期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果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 云南时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