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老南陽講老南陽城市記憶
發表時間: 2018-10-26來源: 河南南陽

南陽解放紀念碑(李先念題)
【和諧中國網·和諧書院】河南南陽訊
老南陽講老南陽城市記憶
講述人:曹嘉信

南陽益博社會工作服務中心 王玉 供稿
        按:如果把南水北調的忠誠擔當,寫下了曹嘉信是躲不開的存在,丹江口水庫建設的第二任指揮長,歷史固定下來,就像刻在石頭上的詩。農歷九月初九,第一次去曹嘉信老人家是和龍飛老師一起去的,他們熟絡,說和曹云閣們的事,他都知道。我忙打通電話,他說他就坐在梅溪路市政府家屬東院門口坐,等著。我從曙光社區沿梅溪河畔的步道轉彎過去。九十歲,看起來精神矍鑠,容光煥發,與自己的想象有個落差,不大不小。
        曹嘉信,龍飛,我,三個人,第一次坐在家屬院二樓東戶的客廳里,漫談起那些激情燃燒的歲月,遇到的人,見過的事,看到的城。也許是這份勤奮與熱情,讓老人溢于言表的是滿懷理想與感恩的過去,如何到天寧寺的宛西軍政干校,如何在淅川從軍,軍分區和丹江口的歷史,以及那些給別人一點幫助,滿是收獲的人。而這個時間大概持續的近一個小時四十分鐘,加上來回路上耽誤,一晌午就這樣過去,因為他裝的故事太多,只好約好下次再見。
        昨天,霜降,社工走進養老院之后,我又一次直奔家門,而是一看時間,已到吃飯的時間,只好作罷,下午再聊。下午的主題往老南陽上聚一聚。之前丹江口水庫的事,我也細細琢磨了一遍,人在世事流變的裹挾中所散發出的強大能量,變得更加凝煉而耀眼奪目,仿佛就是站下白河橋上看白河之濱的波光粼粼,或者是八十年前滿眼黃沙所折射的陽光,而老南陽的城市記憶就越來越多了。
        老南陽講老南陽城市記憶講述人曹嘉信
1
        我叫曹嘉信,1929年6月1日出生在南陽縣茶庵鄉馬莊村施莊組,父母親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在村里算是富農。當時的村里都有幾個大坑,東坑,西坑,門前都是小溝,莊上也就三百來口人,全村就十六間瓦房,其他的全部是麥秸草房,那個時候老鴰多、老鼠多,光在麥秸房坡上叨的都經常漏雨。我在茶庵中心小學上學,學校辦的不錯。上學都讓穿童子軍服裝,專門請的機器鋪做。我母親自己給我做一個,用紅土染染,穿著怪時髦。最早上的是私學,一個人叔伯叔叫曹光顯的教我們。上學的時候記性好,上論語,下論語,給我們教幾頁,再號。一年,上論語,下論語,孟子,等等都倒背如流。
        1944年日本人來了,我十五歲上學五年級,十六歲上六年級。31年成的時候在家上小學讀私塾,連旱帶澇,光喝稀飯,不吃饃,都是高粱面窩窩頭。高粱多大的穗,高粱桿可以織簿,還可以當柴火燒,葶可以穿排子,高粱還可以做酒,用經子繩還可以打簿,上面鋪稿席。那時候遍地百分之八十都是高粱。高粱高,全是綠紗帳。土匪曹九川就是這高粱地里被打死的。
        人本人我沒有打過交道,上南陽進城賣布。我媽織布,我背上走街串巷賣布,賣的錢再買棉花,紡花,織布,來回循環著倒騰賣兩個錢。在城里面,看到過日本人穿著黃軍裝,日本鬼子不少。我們姊妹五個,我媽忙碌里很。后來下學,也經常被派工來南陽干活,六中外面的城樓,鄉里面負責修那個炮樓。南陽解放前挖了很多工事。解放后,1948年11月6日,剛解放兩天,經過南陽還是亂七八糟。1952年劃成鎮,那個時候南陽才三萬多人,時間不長又改成市,南陽市縣一塊兒。
2
        解放路以前叫長春街,長春街靠南邊,文正街出來以后往南走不遠有個老鳳祥銀樓,再往南走孫家樓曹云閣地下黨,原來的南陽中心縣委舊址。后來去唐河過河掉河里遇傷寒死了。崔健安是武裝委員和曹嘉凡是好朋友,曹嘉凡是曹光顯的孩子。嘉凡經常在家講革命道理,崔健安鼓勵我們參加革命,去南陽行政干部學校,走到馬山口天寧寺,天黑了,遇到劉壽之,那個時候宛西軍政干部學校也在招生。天寧寺當時很漂亮,那是訓練偽保長的地方。1951年剿匪結束就回到南陽軍分區,負責干部的干事。當時,軍分區的面積大的很,有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分區醫院、氣象站、軍郵局,軍郵局就是往各縣送信。沒有車沒有馬,一個人發個自行車送信,1952年就交給地方了。對了,還有宣傳隊和戰工報社。
        原來南陽熱鬧啊,都是來南陽看燈的,糧行門,白衣堂,白衣堂在王府飯店附近。那時的燈展很漂亮,弄點沒有。往南中去的路叫糧行門。當時的東關西關大部分都是草房子。日本飛機來南陽轟炸的厲害,好房子好些都叫炸毀了。解放路后來有些房子又蓋的,北關也有個門。淯陽橋那邊有個淯流錦帶,水門的臺階多,水也深。學雷鋒見行動那年軍分區用個車送水。原來來南陽白河都是沙灘,醫圣祠門前一間房子都沒有。那是一片沙,望不到邊的沙,幾里地的沙,太陽出來明朗朗的,直耀眼。有水的時候,脫鞋,挽著褲腿,踩著沙過河。1965年修白河橋的時候全是沙。
        1953年去省城開封省軍區送材料開會,就是從馬道街古路溝,過白河都是乘船,河面還很寬。后來做了大船,汽車可以上去,從盆窯那邊,臨著河有渡口。解放前派工多的很,下學三年,成天派工出來干活。趙紫陽28歲任南陽地位書記,聽過他講話,1948年來,1951年調到廣東了。鄧小平提出改革開放,有句話叫想吃米找萬里,想吃糧找紫陽。
3
        歷史就是這樣,當時多種因素制約。十多年來,林曉主政,防爆廠來南陽拒絕,煉油廠來南陽不同意,要是煉油廠來南陽,南陽早就鋪上柏油路了。科技大學當時的地委也不同意,怕占地,咱南陽水土好,土地是命根子。都說是老和尚帽子。
        南陽軍分區原來在鎮臺衙門,后來在察院住在軍分區司令部,東院西院集中在察院辦公。察院的東院西院都還保存著。老鱉坑從西轅門出來,當時轅門蓋的很漂亮。那時老鱉坑大,一下雨都是老鱉,沒人吃,都是五爪鱉。當時的軍分區教導隊,住在靳崗意大利天主教堂大洋房里,就是從天寧寺搬到靳崗這里,南陽軍分區教導隊,宛西軍政干校。教導大隊在靳崗的西樓南樓,,兩層樓的洋樓,城墻可結實了,是三合土夯的。從后院到前院,從房子上面的轉著過。意大利神父女的穿個黑衣裳,看著很嚴肅厲害。在西樓南樓住,從后面院子過廳房子上面樓梯過來,院子深,也很漂亮。現在大多都不存在了,著火燒過一回。
        宛西軍政干校1948年11月到12月底選調了六個同學到城市組農村組工作,三人一組,我們到鎮平的侯集、彭營、老莊,也到過潦河,東門一個糧店的西屋住。三個軍事隊保護我們,南陽剛解放太復雜。我的一個同學分到獨立團十六歲,沒有父親了,后來又有三頂帽子貧農學生軍轉干部,保送上中學到湖南大學、天津南開大學,后來當武漢化學系主任。那時候困難他得了傷寒,都在政治處吃藥都是我喂的。
4
        1960年三年困難時期,我也腹腫的厲害,后來領導們關心我,我材料寫的好,讓我去雞公山療養,那時候是武漢軍區,雞公山上二十三個國家都蓋的有房子,后來一個靳玉鄂的軍長三年沒有領工資,蓋了一個志氣樓。后來伙食好了,咱也不講究,跟著療養打太極。
        民主街府衙前面,第一次用煤渣鋪一層,用滾子壓壓,民主街看著好看,整修一下更漂亮了。南陽原來就一個澡堂,就在鎮臺衙門西南角工程隊文正街那個位置。當時分區司令員叫余品軒,他的兒子叫安子,五六歲,大家都很喜歡他,一個士兵杜德龍帶著安子在煙廠門口,當時路窄,安子掉下來,一個許昌的馬車壓住頭壓扁,孩子死了。杜德龍后來被圈起來。余品軒主動打電話放了杜德龍,因為他不是故意的。后來,余司令在南陽威信很高,上澡堂掙著搓背,上理發店掙著理發。
        當時剛到分區的時候一毛錢半盤肉絲半盤豆腐,隨便吃,鄭家天的饃,揉過來揉過去,王班長的面疙瘩,姚師傅的菜那是三絕,那時候茅臺酒兩塊錢一瓶,工資十八塊一毛四。我后來又到陶岔,擔任第二任丹江口水庫建設指揮長,鄧縣去了五千人,九重到陶岔、彭橋到陶岔。那是侯的建設熱情真是高啊,挖個坑澄清了水喝,一個順口溜叫喝黃水,尿黃尿,頓頓不離狼戴帽;黑桃A,算老幾,今天老子要吃你。那種革命樂觀主義真令人難忘啊。
5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改革開放,整個社會活躍起來了。我是1979年第三期轉業到南陽地區行署機關黨委副書記兼紀委書記,后來進入二十一世紀,南陽的變化更快了,今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也是南陽解放70周年。胡錦濤溫家寶都來過南陽,再加上第七屆農運會和南水北調工程,看看南陽城市攤多大,空地方基本上都蓋成高樓大廈了,與原來就沒法比。1958年南陽一高、二高蓋個兩層樓中間三層都覺得不得了。
        梅溪賓館也蓋了三層樓兩邊兩層,以后有個經理叫鄭俊卿膽子大,蓋了個十六層的樓,后來豫宛賓館也蓋十六層,看看現在多少高樓大廈,數不清,也看不完。印象最大的是南陽修建的鐵路焦枝線,用半年搞成,那個干勁拼勁。當時,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在火車站開大會,代表黨中央慰問大家表示祝賀。火車站那時候也是干打壘,后來又換磚,半年鐵路修好,每個縣里兩個常委在駐地組織,后來通車試車一起坐到焦作。
        那時候年輕啊,李謙到陶岔檢查工作,我不念稿子匯報了一個半小時,才來十幾天,領導說我情況就真熟。我說咱是軍人常委,做不好對不起鄧縣一百萬人民。現在老了,也發揮余人,熱心公益,自己也出了一本書《流金歲月》回憶,總結自己。現在就是兩句話,吃美想開,活到一百。你們組織這個活動好,既是陪老人,也是做示范,既是憶今昔,也是談夢想。謝謝您啊,多來聊天。
        【后記】走出大門,曹嘉信老師仍然執意要拄著拐杖送我下樓,等我走的老遠,回頭他還在送我的位置看著我,擺擺手。老人們最憶今昔,才能喚起每一個人放在心里的東西,有時候潛藏著,需要激發出來,把那些沉淀下來的記憶從心底的某一個地方找出來,不僅是溫暖自己,更是犒賞這個時代。
        我從七一路的雪松樹旁經過,總在起伏的七一路上憶起了什么,甚至能夠背起心經,甚至隨著季節的旋律,特別是霜降,嘴里哼唱幾度風雨,幾度春秋,風霜雪雨搏擊流。也會想起,最美不過夕陽紅,溫馨又從容,夕陽是晚來的花,夕陽是最美的果。敬意每一個在歲月蹉跎中歷練而仍然斗志昂揚的人。
        每個人都不容易,你看到了光鮮沒有看到陰霾,但與人為善、守望相助才是這個社會最本質的存在。好的心態,好的社會融入,好的生活習慣,應該是這個老人最健康的生活方式。我甚至兩次動筆,又放下來。因為我覺得在時間的面前誰怕誰,但還需要謙卑。就像郭文學老師告訴我一樣,堅持不懈的做下去,你會看到最大的特點,太陽底下將是你最耀眼的時刻。
        【老南陽講老南陽城市記憶】
        老南陽講老南陽城市記憶為社區漫步、長者陪伴、地名文化、活態傳承的綜合社工服務項目,老南陽人或者老國企譬如南紡、天冠、汽車廠甚至是木器廠等老工人口述一些歷史,當然紅色文化也是一個考慮對象。通過探訪、沙龍等一系列方式,鼓勵老人形成自助收集、記錄老南陽的熱情。讓老南陽人眼里的老南陽故事,通過媒體平臺或者網絡渠道,感受老南陽有血有肉的風情故事,傳承和弘揚優秀的歷史文化和發生在老南陽優質精神,鏈接歷史與現實未來的時空通道,形成強大的氣場,凝聚南陽的精氣神。同時從另一個層面來說,通過社工引導老南陽講老南陽,可以提升老人們的人生滿意度和自我幸福感,一個人的城市記憶,匯聚成點線面結合的豐沛的而不是單薄的歷史畫面和現實碰撞。
【投稿】和諧中國網
  郵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131 4145 7599

責任編輯: 印光故里李耀宏
微信捕鱼达人h5怎么充值 河北时时2017 极速时时开奖统计 真金棋牌app 江西时时无法兑奖 广东福彩好彩3奖金 百人斗牛 天地玄黄 吉林时时快三 22选5大星彩票走势图百度 乐网新时时 推对子技巧 北京赛pk10最稳技巧 35选7好运开奖结果 下载极速飞艇 秒速时时人为控制 什么手游可以赚人民币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表